《四书章句集注》 宋·朱熹



读论语孟子法



  程子曰:“学者当以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为本。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既治,则《六经》可不治而明矣。读书者当观圣人所以作经之意,与圣人所以用心,圣人之所以至于圣人,而吾之所以未至者,所以未得者。句句而求之,书诵而味之,中夜而思之,平其心,易其气,阙其疑,则圣人之意可见矣。”

  程子曰:“凡看文字,须先晓其文义,然后可以求其意。未有不晓文义而见意者也。”

  程子曰:“学乾须将《论语》中诸弟子问处便作自己问,圣人答处便作今日耳闻,自然有得。虽孔、孟复生,不过以此教人。若能于《语》、《孟》中深求玩味,将来涵养成甚生气质!”

  程子曰:“凡看《语》、《孟》,且须熟读玩味。须将圣人言语切己,不可只作一场话说。人只看得此二书切己,终身尽多也。”

  程子曰:“《论》、《孟》只剩读着,便自意足。学乾须是玩味。若以语言解着,意便不足。”

  或问:“且将《论》、《孟》紧要处看,如何?”程子曰:“固是好,但终是不浃洽耳。”

  程子曰:“孔子言语句句是自然,孟子言语句句是事实。”

  程子曰:“学者先读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,如尺度权衡相似,以此去量度事物,自然见得长短轻重。”

  程子曰:“读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而不知道,所谓‘虽多,亦奚以为’。”

  论语序说

  《史记》《世家》曰:“孔子名丘,字仲尼。其先宋人。父叔梁纥,母颜氏。以鲁襄公二十二年庚戌之岁,十一月庚子,生孔子于鲁昌平乡陬邑。为儿嬉剧,常陈俎豆,设礼容。及长,为委吏,料量平;委吏,本作季氏史。《索隐》云:“一本作委吏,与《孟子》合。”今从之。为司职吏,畜息。职,见《周礼》《牛人》,读为枳,义与杙同,盖击养牺牲之所。此官即《孟子》所谓乘田。適周,问礼于老子。既反,而弟子益进。昭公二十五年甲申,孔子年三十五,而昭公奔齐,鲁乱。于是適齐,为高昭子家臣,以通乎景公。有闻《韶》、问政二事。公欲封以尼豨之田,晏婴不可,公惑之。有季孟、吾老之语孔子遂行,反乎鲁。定公元年壬辰,孔子年四十三,而季氏强僣,其臣阳虎作乱专政。故孔子不仕,而退修《诗》、《书》、《礼》、《乐》,弟子弥众。九年庚子,孔子年五十一。公出不狃以费畔季氏,召孔子,欲往,而卒不竿。有答子路东周语。公以孔子为中都宰,一年,四方则之,遂为司空,又为大司寇。十年辛丑,相定公会齐侯于夹谷,齐人归鲁侵地。十二年癸卯,使仲由为季氏宰,坠三都,收其甲兵。孟氏不肯坠成,围之不克。十四年乙巳,孔子年五十六,摄行相事,诛少正卯,与闻国政。三月,鲁国大治。齐人归女乐以沮之,季桓子受之。郊又不致膰俎于大夫,孔子行。《鲁世家》以此以上绵为十二年事。適卫,主于子路妻兄颜濁邹家。《孟子》作颜雠由。適陈,过匡,匡人以为阳虎而拘之。有颜渊后及文王既没之语。即解,还卫,主蘧伯玉家,见南子。有矢子路及未见好德之语。去,適宋,司马桓魋欲杀之。有天生德语及微服过宋事。又去,適陈,主司城贞子家。居三岁而反于卫,灵公不能用。有三年有成之语。晋赵氏家臣佛脄以中牟畔,召孔子,孔子欲往,亦不果。有答子路坚白语及荷蕢过门事。将西见赵简子,至河而反,又主蘧伯玉家。灵公问陈,不对而行,复如陈。据《论语》则绝量当在此时。季桓子卒,遗言谓康子必召孔子,其臣止之,康子乃召冉求。《史记》以《论语》归与之叹为在此时,又以《孟子》所记叹词为主司城贞子时语,疑不然。盖《语》、《孟》所记,本皆此一时语,而的记有异同耳。孔子如蔡及叶。有叶公问答,子路不对,沮、溺耦耕,荷丈人等事。《史记》云:“于是楚昭王使人聘孔子,孔子将往拜礼,而陈、蔡大夫发徒围之,故孔子绝量于陈、蔡之间。”有愠见及告子贡一贯之语。按:是时陈、蔡臣服于楚,若楚王来聘孔子,陈、蔡大夫安敢围之?且据《论语》,绝量当在去卫如陈之时。楚昭王将以书社地封孔子,令尹子西不可,乃止。《史记》云“书祖地七百里”,恐无此理。时则有接舆之歌。又反乎卫,时灵公已卒,卫君辄欲得孔子为政。有鲁、卫兄弟及答子贡夷齐、子路正名之语。而冉求为季氏将,与齐战有功,康子乃召孔子,而孔子归鲁,实哀公之十一年丁巳,而孔子年六十八矣。有对哀公及康子语。然鲁终不能用孔子,孔子亦不求仕,乃余攵《书传》、《礼记》,有杞宋、损益、从周等语。删《诗》正《乐》,有语太师及乐正等语。序《易》《彖》、《击》、《象》、《说卦》、《文言》。有假我数年之语弟子盖三千焉,身通六艺者七十二人。弟子颜回最贤,蚤死,后唯曾参得传孔子之道。十四年庚申,鲁西狩犭蒦麟,有莫我知之叹。孔子作《春秋》。有知我、罪我等语,《论语》请讨陈恒事亦在是年。明年辛酉,子路死于卫。十六年壬戌四月己丑,孔子卒,年七十三,葬鲁城北泗上。弟子皆服心丧三年而去,唯子贡庐于冢上,凡六年。孔子生鲤,字伯鱼,先卒。伯鱼生伋,字子思,作《中庸》。”子思学于曾子,而孟子受业子思之门人

  何氏曰:“《鲁论语》二十篇。《齐论语》别有《问王》、《知道》,凡二十二篇,其二十篇中章句,颇多于《鲁论》。《古论》出孔氏壁中,分《尧曰》下章子张问以为一篇,有两《子张》,凡二十一篇,篇次不与《齐》、《鲁论》同。”

  程子曰:“《论语》之书,成于有子、曾子之门人,故其书独二子以子称。”

  程子曰:“读《语语》,有读了全然无事者,有读了后其中得一两句喜者,有读了后知好之者,有读了后直有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者。”

  程子曰:“今人不会读书。如读《论语》,未读时是此等人,读了后又只是此等人,便是不曾读。”

  程子曰:“颐自十七八读《论语》,当时已晓文义。读之愈久,但觉意味深长。”